19年,把窮村變成示范村 ——天津市薊州區穿芳峪鎮毛家峪村黨支部書記、村委會主任李鎖
投稿:通訊員   信息來源: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   日期:2019年06月14日     【打印】【關閉

 

李鎖(左)義務為游客當導游

  “五一”小長假期間,毛家峪長壽度假村的農家院家家爆滿,村支書、村委會主任李鎖忙得腳不沾地……正是他19年來,帶領鄉親們把一個遠近聞名的窮村莊建成了全國農業旅游示范村。

  天津市薊州區穿芳峪鎮毛家峪村四面環山,土里刨不出多少食。李鎖家兄弟姐妹5個,從沒穿過新衣服,都是撿人家穿破的。1982年,高考落榜的李鎖穿上軍裝,在部隊入了黨,學會了開車,開闊了眼界。三年后,他退伍回鄉,毛家峪一切如舊。因為窮,村里的姑娘都外嫁了,小伙子都打著光棍……

  窮,就像一根刺,扎得他坐臥不安。為了多賺點錢養家,李鎖放棄了收入微薄的“鐵飯碗”,給人開車跑運輸。憑著軍營里練就的吃苦耐勞,三年后,他成了村里第一個“萬元戶”。1989年,李鎖拿出省吃儉用攢下的1萬元錢,又東湊西借了9萬元,建立了天津躍華瓶蓋廠。

  創業艱難,李鎖一個人跑市場,坐火車舍不得買臥鋪,累了就睡在座位下面。不管到哪,先買瓶當地汽水,照著標識上的廠家地址找上門去推銷……一路摸爬滾打,企業效益越來越好。1996年底,李鎖組建了躍華瓶蓋集團,擁有員工500多人,年凈收入20多萬元。

  李鎖富了,可毛家峪還是那么窮。大多數鄉親都向他借過錢,有的就只是為了買包鹽。李鎖心里不是滋味……2000年村里兩委班子換屆,大伙想選他做帶頭人。家人都極力反對,老媽說:“咱毛家峪窮了又不是一年兩年了,家家都有人當過村主任,誰干誰發愁!你蹚這渾水干啥?”李鎖說:“咱一家富了有啥意思?能讓咱毛家峪家家都富裕起來,不枉我當兵受黨教育一場。”

  這年11月,李鎖當選為毛家峪村黨支部書記、村委會主任。第一次村民大會上,李鎖跟大伙掏心窩子:“三年,給我三年時間,如果不能讓大伙兒都富起來,我自動辭職!”

  怎么才能富呢?毛家峪自然風光優美,森林覆蓋率高,環境好,空氣新鮮,村里人大都長壽。李鎖請來了專家論證,決定在“長壽”二字上做文章,把村子定名為“毛家峪長壽旅游度假村”。

  要想富,先修路。集體經濟沒有一分錢。李鎖二話沒說,帶頭捐款5萬元。妻子一聽就掉了眼淚:“5萬,在城里能買套100多平方米的房子了。你忘了為了掙錢,你和媽的手指都殘了,你這圖的啥呀!”可沒想到,李鎖還連夜啟程,自費南下廣州,說服一個堂兄捐款5萬元;緊接著,他又動員村里在外的個體戶為修路捐款,終于湊足12萬元。

  李鎖晝夜盯在修路的工地上,自己拉石頭,炒瀝青,手都磨掉了皮,還落下了啞嗓子的毛病。在他帶領下,全村男女齊上陣,僅用40多天,一條光滑平整的柏油路就修到了山外。路通的那天,全村人敲起鑼鼓,扭起秧歌。

  說一千道一萬,不如做出個樣子看。李鎖關閉了自己苦心經營的瓶蓋廠和投資50萬元建起的波爾山羊繁殖場,把全部精力投入到村子的旅游建設中……

  凍土剛剛融化,李鎖就帶頭推倒老房,投資50多萬元,建起全村第一家高標準農家院。景區開發需要大量資金,他把自己的房產、有價證券全部拿來擔保,貸款200多萬元。

  為了把毛家峪推介出去,李鎖跑遍北京、天津大大小小的旅行社;因過度疲勞,曾連人帶車一頭扎進了溝里……

  蒼天不負苦心人。2002年“十一”黃金周期間,一向沉寂的毛家峪突然熱鬧起來,所有的農家院都住滿了游客,旅游牌打響了!

  眼看搞旅游能致富,大伙都動了心。缺錢的,李鎖幫忙擔保貸款,沒經驗的,李鎖幫忙找人做規劃設計。2004年,毛家峪村一戶不落地搞起旅游……

  2006年,在李鎖的努力下,毛家峪村與一家大企業合作,成立天津毛家峪旅游發展有限公司,先后投資8億多元,建成山地體育運動公園高爾夫球場、篝火演藝中心、滑雪場以及水上娛樂等項目,在全區率先實現生活污水零排放。全村日住宿接待能力達到5000余人。2018年,全村共接待中外游客50萬人次,村民人均純收入8萬多元,旅游綜合收入超億元,帶動周邊村莊2萬多人就業。

  李鎖先后獲得“全國優秀復員退伍軍人”“全國勞動模范”“中國鄉村旅游致富帶頭人”等稱號。2018年在村兩委換屆選舉中,李鎖以全票當選為村黨支部書記和村委會主任。(朱虹 攝影報道)

 
 
更多
福彩20选8奖金规则